惠山区建勤家庭农场-阳山水蜜桃状元桃基地

阳山水蜜桃行业引领者

本农场产品获国际银奖、全国金奖

全国咨询热线400-1729-001
臻状元_阳山水蜜桃高端品牌_惠山区建勤家庭农场

状元桃头条

 

推荐产品

24小时服务热线 400-1729-001

果园暗排,兼顾排水和机械的终极选择

发布日期:2020-04-06 08:47浏览次数:

果园暗排,兼顾排水和机械的终极选择

冯绍林在建勤家庭农场看到做暗排的渗水管

“你要做暗排?”冯绍林(绍兴哈玛匠机械有限公司总经理)问孙建勤。

我们到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建勤家庭农场时,我第一眼看到的是满园的桃花,他第一眼看到的是堆放在桃园中成捆的渗水管,出于职业敏感,他立即就猜出孙建勤想干什么。

“对啊!这段时间正在铺管,有一部分管子已经铺下去了。”孙建勤去年从冯绍林那里订了很多机械,所以必须考虑如果改造果园以适用机械,“我这个桃园也是当地的示范园,去年这么多机械也是当地产业协会掏钱买的,所以也想着怎么样真正把示范作用做出来。这虽然是大话,但也是实话。”

孙建勤是“花果飘香”的明星果园主,其坚持的生草栽培和长梢修剪与当地传统做法格格不入,曾被视为阳山水蜜桃的“异类”,直到这两年屡获江苏省和全国金奖,才渐渐地得到大家的认可,并成为当地的标杆果园。

冯绍林设计的果园暗排模型

“你的暗排是怎么设计的?”听他们一对话,我也把注意力集中到暗排上。我在冯绍林的门店中看过暗排的模型,泥土下面是一层石子,包裹着管子,起到渗透和过滤作用,防止泥浆堵塞管子上的渗水孔,但我在孙建勤的现场没有看到石子。

“很简单,我把排水沟的淤泥先清理干净,把外径110毫米的渗水管排下去,然后盖上旧的编织袋,再把修剪下来的桃枝和旁边果园收集过来的葡萄枝,最后用两边的土把整条沟填满。因为我原来是两行一垄,垄间的排水沟是用开沟机开的,大概有50厘米的深度,后来又人工加深了2次,挖下去至少20厘米,深的地方估计有1米,所以回填之后沟两侧1.5米范围内的地面要比原来低15厘米。”孙建勤讲解道。

孙建勤(左)和冯绍林在排渗水管

“相当于中间还有条浅沟在。”我能勾画出他成形之后的模样。

“对,浅沟下面是暗沟。万一雨水来得急,表面的浅沟也能流掉一部分水。”孙建勤应道。

“那垄中间能不能排水?”我担心9米间隔的暗排能不能满足排水的需要,毕竟桃树是最怕涝的。

“因为垄是中间高两边低的,往两边排水,所以垄中间的排水我一点都不怕。”孙建勤解释道。与当地惯用的一行一沟的建园模式不同,孙建勤在7年前就采用两行一垄一沟的建园模式,以方便田间作业,“垄中的行间走机械是没有问题的,但垄间有一条排水沟,机械没办法用,所以我就想办法把这条沟填了。”

垄中的机械作业通道

“你是当地第一家做暗排的吗?”我问他。

“那肯定是第一家。”孙建勤得意地说:“我在阳山脚下的新基地在去年建园时就已经采用暗排系统,起垄栽培,行间暗沟,深度70~100厘米。”

“排水的效果如何?”我去年去过他在阳山脚下的新园,因为已建成,所以没看到他的暗排结构。

“效果很好,暴雨过后2个小时就没有任何积水了。我在那里还特意留了一行没有暗排的,下雨过后3~5天还在积水。”孙建勤笑着说。

孙建勤新建基地在行间设有暗排

“造价要多少?”我问老果园明沟改暗沟的成本,这很关键。

“其实很便宜的。”孙建勤应道:“渗水管我买了2万多,一共40亩地,沟是现成的,人工也是现成的,反正疫情期间工人没什么活干,就叫他们清沟铺管了。”

看来是笔糊涂账,我转身问冯绍林:“你做的那种模型一亩地的造价要多少?”

“首先是材料的成本,我的管子的价格是11元/米,连外面一层无纺布。如果按5米的行距计算,一亩地相当于130米左右的管子,那每亩地的材料成本就是1400~1500元。人工成本增加不了多少,如果不做暗排,是不是要挖沟……”

桃园中的行间排水沟

“对,”孙建勤附和道:“明沟每年还得清沟,每年至少一次,这个成本至少要1~2元/米吧!”

“那你的意思是用暗排其实在人工上的成本是没有增加的。”我似乎触碰到一个关键点。

“人工费用增加不了多少。”冯绍林接着说:“就是增加了一个管子的费用。如果要做得好,其实最大的成本是石子的成本。最好的方法是在管子的四周放一些石子。树枝会烂,石子永远不会烂,暗排的耐久性会长得多。”

“日本是用石子的,但现在石子太贵了。”孙建勤应道。

“用石子会破坏土壤。”我从另一个角度否定冯绍林的提议。我最早是在上海天母果园看到用石子配合渗水管建的暗排系统,当时就觉得这种方法不符合国情。

桃园外围的主排水沟

冯绍林没有坚持,接着探讨道:“现在还有个问题我没有搞清楚,这个管子到底埋多深是最合适?”

“埋多少深关键要看你的外围排水沟的深度。”孙建勤答道:“理论上要想让果树长得好,根系必须长得深,管子是应该埋深一点,但是这个深度受外围排水沟的制约,管子再深外围沟排不出去也没用。”

“对!这就要求:第一个是出水口要低,第二个主排水沟要深,有落差才能排出去,第三个小区的长度不能太长,控制在50米之内。”冯绍林说。听得出来,他对这个暗排系统的设计是经过深思熟虑的。

已铺管和枝条的排水沟

“我觉得现在明沟的深度就是最合适的。”我的答案更简单,既然明沟的排水系统能满足排水的需要,那暗沟采用相同的深度应该是没问题的,果树的生长也不会因为排水沟的“明”和“暗”而产生区别。“按照理论上的说法,地下水位的高度起码1米以上,但我们这里的地下水位普遍偏高,有效土层也就40厘米。”

“所以有机肥要足,土壤调养好了后保水保肥能力强。”孙建勤又讲到他一直强调的土壤问题。在他的库房门口,还贴着一张“健康的土壤是优质食品的基础”的标语。

“暗排系统在国内外用得最多是3个地方:足球场、高尔夫球场和城市的绿化草坪,在果园上用得还少,第一个是成本的问题,第二个是思想观念的问题,现在包括很多专家都认为排水就要开沟,也没考虑到机械化。”冯绍林提到果园暗排系统得不到普及的两大问题。

孙建勤在查看桃树的长势

“去年我们新建园时弄暗排,就有专家反对,说他们试验过,不成功。”孙建勤说。

“什么原因?”我好奇地问道。

“要么排不了水,涝死了;要么排水太好,干死了。”孙建勤笑着说:“水多要命,水少也要命。”

“你刚才讲的成本,我觉得一亩地可以控制在1500元左右。”冯绍林接着分析第一个问题。

“那应该能接受啊。”我接着他的话说:“1500元的造价算10年的使用期折算下来才150元/年,每年清沟的费用都不止这个数。”

“其实大家都没考虑到这个清沟的成本,包括建园开沟的成本,现在都算到暗排的成本上去,所以觉得暗排的造价很高。”冯绍林说。

冯绍林(右)和孙建勤在桃园测试割草机

“从你们推广果园机械化的角度看,这种暗排系统会不会成为以后必备的一个建园标准?”我问冯绍林。

“肯定会!”冯绍林语气坚定地说:“以前南方建园只考虑排水的问题,所以开沟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;但现代果园不仅要考虑排水,还要考虑机械,如何做到这两者相互兼容,暗排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。”

这是一个必然趋势。当然,也需要一个过程。

2020年3月21日

400-1729-001